首 页
文联在线
文艺协会
石阡文艺
石阡苔茶
诗词楹联
民俗文化
下载专区
文艺讲堂
乡镇文联
 
六期
五期
四期
三期
二期
一期
 
您当前位置:石阡文联文艺网 >> 石阡文艺 >> 石阡文艺2016年 >> 六期 >> 浏览信息
油坊日月
更新时间:2016/12/21 15:54:12  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冯铭
    我家房子的北面相连着一块菜畦。从菜畦的边儿往北,不到一百米,便有一幢瓦房立在坎下。坎是一壁土坎,向北延伸着,坎下是几丘沙地。沙地往北,是一望的沙土,往南,就连接了我家这块菜畦。瓦房很老旧,也没人家在里面居住,夜里就孤单得怕人。但在初夏的清晨,房里则开始热闹,太阳还不曾冒出山头,里面就传出了喊声。我每于床上醒来,它都充斥在我耳里。它是孤独的,但不孤立,因为它的后面尚有几个男人在伴唱。伴唱声很低沉,惯了熟了就觉得它有几分雄浑。数年后我方才醒悟它乃为一种“号子”,一种发至肺腑的能量交换。“号子”的用语也极其简单,唯瓦房的称呼颇为特别,既不叫油坊,也不称榨坊,老辈人就统称它为油榨坊。
    油榨坊既高且大,不算房顶,至檐口就有十余米,成一长长的方形。房子以北为背,以南为面,占地五百余平米。从菜畦这边望过去,便可见着一片褐黑色的瓦面;从沙土那边望过来,就只能见着那凸凹的墙面。墙是土墙,未及其檐口,北面的要高些,西面的要矮点。矮的原因,是它连接了一栋偏屋。墙面遭了风的侵蚀,遭了雨的侵蚀,就脱落得像个老人的额头,四处都爬满皱纹。而皱得最多的,落得最凶的,又要数北面。这北面西面,又是孩子喜攀之所,由是这两墙就丢了原貌,剩些墙基,和几个大大的豁口。
   小时候我是极喜到那里去玩的。一是看打榨的师傅撞击那楔子来劲,二是瞅他们用脚板踩制油饼好奇,再者又迷上了那碾车。在那碾车上,你不仅可以旋圈儿,还可以听到它的歌声。来坊里的孩子,并非每个都能上去,小了矮了都是不许的。碾车有一米高,我比它要高出一个头颅。它被一头牛拉着,牛的眼睛被一块黑布蒙着,牛的鼻绳又系在碾车的杆上,牛照着鼻绳拉扯的方向走去,就如何都走不出那个圈了。碾车有两个轮儿,皆用料石錾成,有簸箕大,有磨扇厚,一前一后,固定在两根横杆上。横杆的一头架在轮上,另一头则架在柱上,轮儿便卡在槽里。槽深不及半尺,槽宽不过五寸,全用石料镶着边儿,嵌着底儿。槽里每常被压的,多是菜籽,或者桐籽。菜籽的颗粒小,极硬,又光滑,便不能直接倒入,得放锅里炒热后,放磨里磨破后,方可放槽里碾压。一槽儿菜籽要碾成粉末,至少得要牛转数百圈,走数千步,方能碾好。
    在横杆上待久了,兴趣就没了,耐性也没了。一是嫌它慢,二是嫌它老朝一个方向转动没趣,虽说“咕噜”声里有些许滋味,但久了还是腻烦。目睹了负责碾槽的人跟在碾车后面用木棍翻动着粉末,便对那活儿感了兴趣,就跟在他的后面观察。翻动粉末乃是大人们的事,小孩是不许做的。偶尔他们在忙上,你照了他的样子去翻动,他也不反对。碾车走一圈,你就刨一圈,几十圈刨下来,体力就有些吃力,身上就开始冒汗了。菜籽碾好了,那负责碾槽的人在一旁吼一声:“哇——!”牛就在槽边立即停下,等主人在槽边收拾。主人用箩筐和木瓢,在槽边蹲着起粉末,木瓢在槽里戳一下,粉末就跳进木瓢里,一槽粉末,要装满四个箩筐。倒入新的菜籽瓣儿后,才去在牛的屁股上拍一下,吼一声:“走——!”那牛就走了。
    轱辘里的歌声常被榨体上的撞击所淹没。在坊里,喊声最大的是掌杆人,撞声最沉的是榨体。男人们光了脚丫,裸了手臂,在坊里滚一身汗,在杆边湿一身衣,都集中精力,都不开小差。精力最集中的掌杆人,他一直盯着的是榨体上的楔子。楔子既是他的工分,也是他的目标和任务。所以撞杆在楔子上撞一下,他都要喊那个“嗨”字,似乎喊了他就卖力了,不喊的话,他就在磨洋工。我曾以为他在故意,以期达到力量的卖弄,劳作的装腔。后来做了几次农活,方觉力量不光需要转换,更需要发泄,发泄了才会有补充。事实这声音里也镶不下矫揉,嵌不进虚饰,因为它来至肺腑,来至顽强的毅力。它是劳动者骨子里喊出的一种敞亮,一种本色。这喊声一结束,护杆手们开始附和,于是下一个喊声又重新开始。撞声曾经惊动过我的心脏,吓住过我的胆魄,我曾一度不敢去辨它,不敢去听它。数月后听了它的真实,才觉出它的美丽。
    掌杆手也并非只有一人的,或者两个,或者三个,他们相互轮换。杆是长杆,略有七米许,头部似碗粗,圆而呈棕色,杆中系一绳索,悬于梁上,杆尾如锄柄。掌杆人只须掌握平衡,掌握力量,掀杆乃拉杆手们责任。他们列在撞杆两旁,每人捏一根绳子,撞杆一撞,他们就拉。撞杆拉至空中,掌杆人就朝后退去,把杆头翘到极限,把杆尾压到极限,然后凭着杆的惯性撞去。他们通常只有六个,杆子两边各站三个。他们不需要走动,只需要拉绳的力气和嘴里的和声。撞杆一响,他们就齐声地唱着:“喂呀咿嗨舟哩”。撞杆一落,掌杆人开始喊“嗨”字,榨体上就闷出那个“砰”声。之后就“嗨嗨”“砰砰”的重复。
    偶尔到油坊的门边,正遇上他们忙碌,我就待在门边看了。我看得最多的,是树根在门边的奔跑,他一会儿退到门口,一会儿又跑上前去。他退退进进,蹲蹲站站,认真地卖着他的力气。他不磨洋工,不虚张声势,有八分力气就使八分,有三分劳力就出三分,坊里的爷们都信他,也认他。我记忆里,他掌杆的次数最多,拉杆的次数最少。他声音浑厚,但不洪亮,姿势不优美,却很成熟。这成熟在他后来的日子里,也未能拯救他的穷困与辛酸。
    他身子很结实,肌肉也发达,唯面色粗糙,个子矮小。他脸上很丰富,轮廓也极分明,凸起的也非是骨头,而是肉。那肉全拥在他眼睑的下方,鼻子的两旁,由是鼻梁就显得低了,显得矮了。他的嘴常常歪着,一边有酒窝,一边没酒窝。有酒窝的一边,嘴角就往上翘着,没酒窝的那面,嘴角就往下斜了。他嘴唇特别厚,牙齿特别黄,常常显一副笑态,细看又非笑,便是这张似笑又非笑的脸蛋,却给他带来了苦涩。他把青春都喊在那个“嗨”上,他把不惑就喊在了“嗨”外!
    他冬天就穿一件外衣,实在冷得不行了,就把那件露了馅儿的棉袄罩上,然后两手抱于胸前,作一副佝偻状。到了数九天气,就再在腰间系根草绳。棉袄没了纽扣,风就从领口处钻,树根就把头缩起来,用下颌去压着领口,若领口再开,他就再压。一冬里,他的脸都红着,都青着,惟鼻孔里的涕儿丰富,时时都跑到唇边挂着,他呼一下,涕儿就缩一下,不呼,它就继续挂。他用手揪过,用手擤过,可揪了擤了它也要出。他揪一次,就去鞋底上擦一次,也不知他在这一冬里去鞋底上擦过多少次?……
    二十年来我一直记忆着瓦房,记忆着树根。我想树根肯定老了,头发也肯定白了,可他的喊声在我耳里却依然年轻,依然浑厚。我不能忘他,也不能弃他。他给了我童趣,长了我见识,让我明白了“童绫子”喻意,“光棍汉”的处境,以及他那颗心的怎样煎熬。他今生已是无后了,便一个人守着日月,守着那“嗨”外的时光!
    二十年便晃如一个瞬间。这瞬间的村庄依旧,小河也依旧,不见的便是那油坊,便是那喊“号”的人!
 

相关信息:
上一条信息:若有所思的马晓鸣  下一条信息:周末
分享按钮
主办:石阡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石阡文艺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铜仁市易舟软件开发有限公司
ICP备案编号: 黔ICP备1100311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