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
文联在线
文艺协会
石阡文艺
石阡苔茶
诗词楹联
民俗文化
下载专区
文艺讲堂
乡镇文联
 
六期
五期
四期
三期
二期
一期
 
您当前位置:石阡文联文艺网 >> 石阡文艺 >> 石阡文艺2016年 >> 六期 >> 浏览信息
上帝遗失的羽毛
更新时间:2016/12/22 15:18:13  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菡萏
    始终相信,衣服是从一粒胭脂色的纽扣或一茎花苞开始的,羞怯神秘,洁白庄严,而非御寒。上帝造物,给女人以优美饱满的胴体,却忘记为其披上一件五彩的外衣。所以衣服是上帝遗失的羽毛,女人倾其一生都在不停地寻找,寻找那个完整、完美,更像自己的自己。
  每一根羽毛,都是一个轻柔的梦。上帝在上面下了蛊,让女人迷惑上瘾,并妖媚到极致。那些风情的、典雅的、低调的、奢华的、时尚的、传统的,都是女人心中的小虫子,啃噬扯动着女人的小神经。让你蠢蠢欲动,你便试了又试,买了又买,恨不得盛世山河,一夜穿遍。
  一个朋友喜欢香云纱,绸缎里的软黄金。九十年代初很少见,一次碰到,冲上去便买,很多人惊呼不值。但她笑着说值得的,我买的就是一个心情,我要让我午夜的梦高贵而华丽。
  一个朋友钟爱花裤,民族的,大红大绿,上面漆着大朵的牡丹,俗得像社戏,土得像贫穷年代的花被面。她一次性做五条,一个夏天做几十条,然后送人。她说:“不行,我回去还得再给你做两条。你穿上有味,太有味了!”从大土到大洋,易大俗为大雅,女人总是变着戏法,几近疯狂。
  很庆幸生活在这个年代,可以轻奢,可以铺张,甚至可以小小的任性,哪怕有轻微的犯罪感。而不是老舍笔下那个心酸杂居的四合院,全家人共一条裤子。冬寒十月,女人只能躲在被子里,连如厕,只能围块破布,慌里慌张。他让我们知道,女人没了羽毛,不光不能飞翔,连最起码的尊严,都要丧失。
  至于穿衣服的女人漂亮还是不穿衣服的女人漂亮,我想这个问题是无需回答的。如果满大街白花花一片,那你肯定熟视无睹,甚至腻歪到反胃。在澳洲的原始部落,人们日常生活起居劳作,均是赤身裸体。但当开派对舞会时,女人却要用羽毛遮住自己的前身,因为美来自含蓄和神秘。只有穿衣服的女人才是风情万种,妩媚多姿,迷人和道德的,这是最原始的道理。
  每个女人都有一个衣柜,每个衣柜都住着一个小江南,紫烟水雾,波光柳岸。打开,就是一个粉红潮湿的开始。那是女人的万里河山,一船一桨,一叶一帆,都是自身的蔓延。小的思维,小的情感,小的悲欢,小的审美,甚至还有小小的自恋。昨天的纯白,今天的深紫,前天的蕾丝,后天也许只是一朵简约素莲,开在黄昏必经的湖畔。
  满满的一柜子,带着余韵带着残留的体温,静静地挂在那里,穿与不穿,看与不看,都是一种无声的陪伴。如午夜的花朵,在你的睡梦里,开了又合,合了又开,一朵又一朵轻柔舒缓地绽放着。哪怕“啪”的一声落了,也不会惊扰你唇角的笑意。衣服是物质的,也是精神的一半月圆。半面的美人,在烛光下,拿着唇笔妖娆地画了又画,描了又描,小家碧玉,也有了倾城之态。
  过去的女人把自己的青山碧水,压在一口古旧的樟木箱子里,像一口胭脂井,孤独而又神秘。有一天,时光的轻粉被悄悄打开,粼粼的波光霎时迷了你的眼,那些桃枝蘸露水画春眉的日子,那些红尘往事,那些温暖繁华的记忆,甚至无数的细节之美便扑面而来。从最初的大红到最后的素白,从开篇的热闹,到收尾的清冷。你坐在光阴的角落里,一页一页慢慢地翻着,像翻着一本老黄历,像翻着别人的故事。有泪烫过,不知是自己的抑或是别人的,总之是温热的。
  初夏的早晨,有点凉,窗台的茉莉开得正好,雪白粉香。你站在挂衣柜前,检索着,取下一条浅灰的薄毛裙,裙边压有你喜欢的粉色缠枝花纹。你配了件粉色的开衫,贴身着一件雪白的蕾丝吊带,那种白,是白到心里的白。打开抽屉,你取出一根细银的手镯戴上,再把头发盘起,最后披上一条浅粉镂花披肩,干净整洁,起手落座,你等着清泉从手底流过。那些长了翅膀会飞的小鱼在键盘上游曳,那些奇妙的思维,像一朵朵小花,一骨朵一骨朵,密密白白地冒了出来。密林里有光,白雪公主提着裙子索索而过,那是一个魔幻的世界,小红帽,水晶鞋,月亮船一切都可能出现。文字是件极有意思的事,手中流转的波光,是一件极为灵动神秘的衣裳,你成了上帝的裁缝。大雾终于散去,窗外的鸟鸣越发清越。蝴蝶飞了进来,在窗帘间嬉戏,最后落在了你的肩头,你一动都不敢动,世界就这么静止着……
  有时候,觉得做女人真好,为那些遗失的羽毛,为心中的寻找。
  红楼梦里有两件极为珍贵的衣服,一件叫雀金呢,一件叫凫靥裘。雀金呢是孔雀毛拈了线织的,凫靥裘是野鸭子脸上的毛织的,均为俄罗斯国进贡。不仅轻柔保暖,还金碧辉煌。雀金呢贾母送给了宝玉,凫靥裘给了宝琴,这里没黛玉的事。起先,宝玉担心黛玉心下不自在,没想到黛玉却如故,赶着宝琴喊妹妹,反而是宝钗自嘲了两句。不仅贾母对黛玉吝啬,曹侯同样,前八十回,几乎没有黛玉的衣饰描写,只在四十九回顺带一笔雪地里的红香小靴和大红鹤氅,算是对读者的交代。
  贾府何等人家,江南织造,皇帝的御用绸缎庄,私货肯定不少。连王熙凤那样见过大世面的,从祖父起,就掌管外国进贡朝贺之事的豪门之女,竟不知“软烟罗”为何物,可想贾府的衣饰文化足可以媲美紫禁城内。曹侯自然是行家,一路累文赘墨,从王熙凤的彩绣辉煌到宝钗的低调中庸;从湘云的女扮男装到岫烟的寒素寡淡;从袭人晴雯芳官,乃至三等仆妇,都极尽一描。唯独黛玉作者是省了再省,斟酌了又斟酌,连眉眼的措辞也是改了又改。如此谨慎又是为何?因为黛玉是作者心目中供养的女神,是天地的精灵。他不知要给她穿上一件什么样的衣服,也不知什么样的衣服才配她。不可状物便去状心,因此曹侯给她编织了另外一件衣服,那就是漫天的才情,绝世的风骨,纯美干净洁白羽翼丰满的内心。
  2015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上,推出的主题是中国的镜花水月。世界顶级的明星悉数亮相,豪华的汉,雍容的唐,高雅的宋,繁美的清,改良的旗袍,以及中西合璧诸多元素的礼服,一路看过来,到最后拼的不是相貌,不是行头,而是气场和简洁之美。
  实际万千云水坐断之后,也许你只需要一袭纯白的茶服,简净到一粒纽扣都没有,空灵古朴,人境合一。所有的寻找仅仅只是为了一份安宁,一份内心的回归,一份最初的本真。就像一个朋友在留言里说的:我往往记不清,刚刚和我说话女人的发型、服装颜色和款式,只会记得她的体态和行为方式。实际我也是,不管对男人还是女人,只会感知他整体的神韵和气场。
    感谢上帝吧!它不仅给了我们不同的容貌,还给了我们寻找自己的机会。你可以踏遍三千繁华在云水落英中安暖,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重塑自身。只是别忘了,在寻找那些漂亮羽毛时,也给内心穿上一件得体的衣服,这样你的人格才能得以完善。
 
 
     菡萏:原名崔迎春,湖北荆州市作协会员,有作品发表《散文百家》《湖南散文》《现代青年》《岁月》《意林》等
 

相关信息:
上一条信息:京城来了好消息  下一条信息:若有所思的马晓鸣
分享按钮
主办:石阡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石阡文艺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铜仁市易舟软件开发有限公司
ICP备案编号: 黔ICP备1100311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