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
文联在线
文艺协会
石阡文艺
石阡苔茶
诗词楹联
民俗文化
下载专区
文艺讲堂
乡镇文联
 
六期
五期
四期
三期
二期
一期
 
您当前位置:石阡文联文艺网 >> 石阡文艺 >> 石阡文艺2016年 >> 六期 >> 浏览信息
把我们挂在单杠上
更新时间:2016/12/22 16:00:29  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弋舟
    司马教授把自己挂在单杠上。他用两个膝弯夹着横杆,身体倒垂着,晃晃悠悠,远看起来,好像晾在风里的一块床单什么的。这个姿势并不是他要追求的效果,他说,他力图达到的水准是——要像一只马扎似的把自己折叠起来。大家跟着他联想马扎的样子,有人恰好屁股下面就坐着马扎,于是拿出来示范,“啪”地一声,拦腰合住。人们惊呼:
    是这样子的啊!
    不错,正是这样子——拦腰折叠,这就是司马教授正在孜孜以求的境界,他幻想着以自己的腰部为基点,“咔嚓”一下,将整个身体悬挂在单杠上面。这“咔嚓一下”,也是出自大家的联想,人们似乎都听到了有这么一声,要响亮地从司马教授的腰际发出。
    单杠其实很低,是生活区里安装的那种玩具似的健身器械,并不具备正规单杠的高度,所以老弱病残都有条件在上面腾挪一番。平时大家在上面施展,最好的动作无外如此:两臂用力,把自己支撑起来,厉害一些的,能多坚持一会儿。大多时候,是一些小孩手握横杆,然后双腿蜷曲,两脚离地,很无赖地吊在上面晃荡。两相比较,司马教授目前完成的姿势已经属于高难度动作了,可他居然并不满足。
    这天黄昏,司马教授倒挂在单杠上,满头巍峨的银发离开头皮,像一顶冠冕堂皇的皇冠,直冲冲地指向大地,由于拉力的作用,本来就很干瘪的肚皮现在完全凹了进去,上身的衣服堆到胸口,于是让胸部显得很臃肿,很发达,好像女人的体形,又好像蕴藏着结实的胸大肌,如一个大力士一样。对于司马教授的别出心裁,人们普遍不看好。大家围在单杠边,规劝司马教授:
    下来吧下来吧,这么大年纪了,有个闪失可怎么得了?
    司马教授挂得时间不短了,血都涌在头上,脸色红彤彤的。他看大家的眼神也不对,向下翻着白眼。如果把他的身子翻转过来,白眼当然就是向上翻的,但不管向上还是向下,既然是白眼,就都有股目中无人的轻蔑在里面。然而大家能够原谅司马教授,认为他此刻的白眼和态度毫无关系,完全是地心引力使然。目睹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在单杠上一意孤行,人们变得都很客观了,变得很有科学精神。
    司马教授翻着白眼在围观者里睃寻,睃来睃去,好像上帝在严格地遴选他的子民。大家碰到他的目光,都有些害羞,并且不由自主地严肃一下。司马教授的白眼后来落在了林教授的脸上。林教授是数学系退下来的,但身体像个在职的体育系教授一样健壮有力。所以他被遴选出来了,司马教授对他说:
    老林老林,你过来帮我一把。
    人们挤在单杠周围,本来有一道无形的圈,尽管兴致勃勃,但大家都自发地停在那道圈外,和倒置的司马教授保持三步以上的距离。这三步以上的距离被许多复杂的情绪填充着,有惊讶,有兴奋,还有种莫可名状的恭顺在里面,雷池一样的,似乎谁迈了进去,谁就妨碍了伟大的事物。林教授得到了召唤,谨小慎微地走进了那道圈里,现在,他和司马教授只有一步之遥。
    司马教授说,老林你过来扶我一把。
    林教授蹲下去,头和他的头一正一反地对上,好像一组双引号。
    林教授说,司马你是要下来吧?
    司马教授说,我不要下来,我是让你过来托一下我,好让我的腰担在杠头上。
    林教授说,把腰担在杠头上?你这个老东西耍什么把戏?
    司马教授腰一挺,两只手捉住横杆了,这样一来,他的上身就像只虾米一样地躬着。考虑到司马教授的年纪,这个姿势就可谓矫健了。他说:
    老林你给我点支烟抽抽。
    林教授摸出自己的烟,嘴角一边一支,同时点着了,很周到地塞一支在司马教授嘴里。司马教授腾不出双手,只好巴搭着嘴控制抽烟的频率,烟雾把他的眼睛熏得够呛。他嘴上叼着烟,眼睛一只开一只阖,好像中风那样,半边脸抽搐着。把身体像只马扎似的折叠在单杠上的这个愿望,司马教授就是用这副表情向大家宣布的。
    那个时候我正放学归来。时值阳春,空气暖酥酥地让人很舒畅,我这个小学五年级的男生胸中洋溢着一股诗意,当时我在心里吟哦着的,是这样一首诗:
    草长莺飞二月天,
    拂堤杨柳醉春烟。
    儿童散学归来早,
    忙趁东风放纸鸢。
    不是吗?很贴切的。惟一和事实有出入的是,散学归来的我,没有条件去“忙趁东风放纸鸢”。一般情况下,散学归来后我首先要回家报到,然后赶在晚饭前把作业搞完,晚饭后呢?就要去学习古典诗歌了。当我还是个学龄前儿童的时候,我的母亲就把我送到了司马教授面前,对他说:
    司马先生,我儿子的古典诗歌就交给您啦。
    我母亲是这所师范大学的物理讲师,但她认为,对于一个儿童来讲,古典诗歌比物理定律更具备滋养心灵的功效。所以她就把我交给了司马教授。司马教授已经退休多年,但名头依然是响当当的,他一生主攻楚辞,尤其对于宋玉的研究,堪称学界翘楚,于是我的古典诗歌启蒙就是以此为发端的——悲哉秋之为气也!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。学龄前儿童,算得上是“自幼”了吧?那么,我就是自幼在司马教授那里受到了古典诗歌的熏陶。因此,我觉得我对古典诗歌还是有一些心得体会的。被司马教授带了几年,我发现,我们的古典诗歌在总体上,是很忧伤的,见春悲春,遇秋伤秋,好像一年到头没有个让人高兴的时候,即使“一枝红杏出墙来”这样的句子,也让人心里酸酸地提不起精神。我这个小学五年级的男生,灌着一肚子这样的古典诗歌,整个人都有些心事懆懆的模样。这让我和同龄的孩子们形成了差别,他们红光满面,我小脸惨白,人说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,我想我惨白的小脸,就是一种“腹有诗书”的标志性容颜。所以我渐渐地有些自命不凡,习惯于独来独往。
    那天黄昏,我散学归来时,身边还跟着个小孩。这个小孩是司马教授的孙子,名字就叫司马小孩。我们是同班同学,又毗邻而居,按理说应当是要好的朋友,但事实恰恰相反,我和这个司马小孩很合不来。我被母亲送到司马教授面前接受古典诗歌的熏陶,论条件,当然没有司马小孩得天独厚,但这个司马小孩对他爷爷的那一套根本不放在眼里,从小都是我在他家摇头晃脑地背,他却在一旁变着法地干扰人,我因此非常讨厌他,他爷爷呢,也因此讨厌他,用我做蓝本,时常比照着把他教训一通。这样司马小孩就有理由仇恨我了,他认为我剥夺了他这个“真孙子”的一些权益,在学校里总骂我——装孙子!我们这两个孙子一般是不来往的,即使在他家里,也像两个陌生人一样,散学归来的路上,更是各行其道,谁也不搭理谁。可是这天散学的时候,他却凑在我眼前说:
    许浩波要揍你。
    许浩波是谁?这个人我是知道的,他是我们那所小学的一个霸王,屁大一点的孩子,就会蹲在校门口抽烟了。对于这种人,我是很不屑的,有一次对一个同学说过“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”的话,这话的确是针对许浩波说的,我也有些卖弄,不想却传到他耳朵里了。所以他要揍我。对于这个消息,我并不怎么感到害怕,我一肚子的古典诗歌,这点儿笃定还是有的,我想揍就揍呗,干什么先要让司马小孩传话呢?这明摆着就是虚张声势。司马小孩没有等来我胆战心惊的模样,很不甘心,一路尾随着我,喋喋不休地恫吓我说:
    许浩波要揍你许浩波要揍你许浩波要揍你。
    后来我被他说烦了,心里开始默颂起来,从“梦里不知身是客”一直背到“飞扬跋扈为谁雄”。这很管用,古典诗歌在我的心中萦绕,就好像让我做到了心中有数,根本对他的恫吓嗤之以鼻了。当我背到“草长莺飞二月天”时,已经走到了生活区里,眼看要和司马小孩分道扬镳。但是我们看到了单杠前聚拢的那群人。
    司马小孩率先挤了进去。我本打算走开,但听到了人们嘴里在说司马教授,于是也跟着挤进去了。这时候林教授已经开始帮司马教授的忙了,他扎了个马步,双手托在司马教授的腰上,正用力向上举。人们都在心里跟着默默使劲,有一种众志成城的气氛。司马教授自己也很努力,身子配合得很好,所以林教授很稳地把他托起来了。现在,司马教授是这么一副姿势:本来勾着的腿伸直了,担在横杠上,挺挺的,腰部被林教授托举着,也挺挺的,他的双手并在大腿上,整个人悬浮在半空中,有些僵硬,好像魔术节目里凌空的配角,正等着魔术师用一个圈从身体上套过去。他说:
    向前向前,老林你把我的腰送到杠头上。
    让林教授把他的身子平移过去却是件比较困难的事,林教授使了把力,像给炮筒上炮弹一样,也才是把他的屁股送到了目的地,虽然腰和屁股近在咫尺,但林教授却力不从心了,毕竟,林教授也是快七十岁的人了。林教授说:
    不行咯不行咯,你个老东西骨头里面灌着铅,是个压秤杆的秤砣。
    突然一个声音大叫道:爷爷我来帮你!
   
相关信息:
上一条信息:没有了  下一条信息:京城来了好消息
分享按钮
主办:石阡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石阡文艺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铜仁市易舟软件开发有限公司
ICP备案编号: 黔ICP备11003115号